宇多 亚真里

【培露】黑与金的重逢(七夕cp杂烩12h接力活动参赛文)

CP:培因X梅普露

预警:

1.本文为非原作的架空背景。

2.文笔差,废话多,小学生水平

3.本文CP为培因X梅普露,接受不了的枫莎人请自行屏蔽或无视,谢谢。



位于几个城镇交界处的万事屋旅馆“枫树亭”,在即将打烊之际,迎来了一名顾客。

“是要住宿……培因?!”店里的一名男性成员正准备招呼他,却在看到他的瞬间愣住了,在吧台里收拾的女性也和他一个反应。

被称作培因的金发男子微笑着回应到:“是我,好久不见,克罗姆,伊兹。”眼前的二人,正是“枫树亭”的老板夫妇,克罗姆和伊兹。

“是啊,确实已经很久没见了,自从……算了……”克罗姆的语气似乎有些低落,不过他很快改变了口气,“不过我听你的同伴说你最近不是在长期休假了吗?”

说是长期休假,其实是因为培因因为一些家事,不得不暂时放弃了赏金猎人的工作。本来以为以后不会再见面了,没想到他今天却出现在了这里。

“临时有事去办了一些事情,结束后已经这个时候了,正好办事的地方离这里比较近。”

克罗姆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枫树亭”有个规矩,只要还有空余的收拾好的客房,门口就会挂着相应数量的星星装饰,因为涂了特殊的颜料,在夜幕降临时会发出微弱的光。不光是那些赏金猎人,一些旅人也会在夜间寄宿于此。

“那你明天要回家继续休假是吗?既然这样,放好东西后来喝一杯吧,正好也叙叙旧了。”克罗姆看向伊兹,伊兹点了点头,拿出来客房钥匙递给了培因。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培因接过钥匙,转头走向门外去拿行李,紧跟着另外一个身材较为矮小的人也拎着和培因相似的行李走了进来,似乎是因为不怎么愿意与生人接触,对方戴着比较大的帽子,一直低着头。

培因带着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家里的亲戚,稍微有些不太与外界接触,稍微有些怕生。”然后便带着那名同伴一起上楼了。

“看起来年龄不是很大……不过像这样的贵族家的孩子,能出来已经是勇气了。”伊兹感叹到。

克罗姆点头表示同意:“是啊,虽然培因他也是,不过像他这样的特例,也够少见的了。”

“不过跟着他的那个孩子,不知为何感觉有些熟悉感……”伊兹思索着说道。

“或许是被他带了一段时间的缘故,确实看起来很谨慎就是了,不过要是被他带成他这样就麻烦了哈哈。”克罗姆调侃了起来。

 

培因是出身于附近的一座城镇的贵族家的儿子。只是,他从小就只对剑术和冒险类话题感兴趣,不仅剑术一流,甚至刚满16岁那年就自己跑去了离他最近的赏金猎人协会报了名,在短时间内就拿到了高级猎人的证明。

当然,他本人并不缺钱,只是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某一天,当他接到需要出远门的任务时,他和同伴第一次来到了这里,并就此结下来了缘分。

然后,培因得知,克罗姆是前任枫树亭店长的孙子,而伊兹则是受雇于这里的一名道具锻造师。

伊兹精湛的制作武器道具的技术,为这里吸引了不少的生意。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学徒们代劳,但是由她教导出来的学徒们手艺也并不输给她,而她亲自打造的物品更是极为受欢迎。而由于克罗姆本人其实不怎么擅长经营,因此他也去当了一名业余的赏金猎人,擅长防御的他在偶尔需要他的时候,他也会出手帮忙辅助他们。

二人因为常年的相处,已经积累了深厚的感情,最终在老店长的撮合了结了婚,在老店长去世之后,二人正式继承了这里。

 

说话间,培因已经下来了,此时吧台前面已经摆好了三个酒杯和他笑着坐在了吧台前面说道:“就别拿我打趣了。”

“毕竟你这样的真的太少见了,”克罗姆继续调侃到,“要不是你的气质就算出来这么久都不变,我们有时候都怀疑你到底是不是贵族家的儿子。好了不说笑了,先为重逢干杯吧。”

在将第一杯酒一饮而尽后,几个人开始聊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培因问到:“说起来……你们这边,和梅普露她,还有联系吗?”

听到这个名字,克罗姆和伊兹都愣了一下,再次露出了略微低落的情绪。过了一会儿,伊兹开口了:“小梅普露她……在不久之前寄来过一封信。”

“她还好吗?”

“恩……应该是吧,只不过,那孩子说,她的家里似乎要给她找结婚对象先行订婚了,在这之后,就再没来过信了。”

“是吗……”

“是啊……虽然知道她家里是在给她的将来做打算,只不过,感觉那孩子她似乎对此并不是太开心。而且,她在信里让我们向你问好。”

听到这,现场一度陷入了沉默。

 

就在培因成为了枫树亭的常客后不久,某天,当他结束了手里的单子在回程途中与同伴借宿于此时,他遇到了梅普露。

那是一个比他小了好几岁的黑发黑瞳的短发少女。那天他来到这里的时候,正好赶上梅普露从附近的村子的学校里放学回来。

只不过,她身边跟着两个更小的小孩,三个人正用一辆小车拼命拉着一头野猪用尽力气往回拖。

那场景震惊了不少人,包括培因。而伊兹则一脸慌张地冲出去,在叫来克罗姆把野猪扛到后面的储藏室后,她开始询问普露:“你和小麻衣还有小结衣干什么去了啊……”

结果,两个小女孩先开口了:“伊兹姐姐!我们在树林里采摘的时候遇到了野猪,正好梅普露姐姐路过这里救了我们。想想野猪先生搁在那里也比较麻烦,就送过来给枫树亭当储存肉了。”

“这样啊,真了不起,不过下次要记得用道具叫克罗姆哦,小梅普露。毕竟野猪真的对你们来说太危险了。还有谢谢啦,小结衣小麻衣,你们有心了。”伊兹分别摸了摸三个人的头。

梅普露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了灿烂地笑容。在带着结衣麻衣去后院清洗然后等着伊兹的零食饮料压惊后,伊兹才赶紧回来一脸歉意地继续招呼顾客。

看着这一切的培因瞪大了眼睛,这之后,他试着和克罗姆询问,才得知,那个叫梅普露的小女孩,竟然是克罗姆的妹妹。

他隐约记得,克罗姆提过自己有个妹妹,还说要介绍给自己认识,但是因为她一直在上学,经常和培因错过,所以他也就逐渐遗忘了这件事。

但是,这个叫梅普露的女孩子,却以这种方式正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令大家震惊不已的是,梅普露小小年纪就有着和他差不多的天分。只是因为年龄太小加之还要上学,她也只能自己或者和附近村子里同样比较有赏金猎人天赋的孩子们一起和附近的小动物们互殴。

当然遇到野猪这种事,确实也是头一次。

尽管,大家对此都一笑而过,但是当时年轻气盛的培因却暗中上了心。而更巧的是,在梅普露把那对小姐妹送回村子回来后,正好在门口看见了培因。

“晚上好!”

“啊……晚上好……梅普露.”突然被梅普露打招呼的培因有些意外。

“诶!居然知道我的名字诶,说起来之前看见过大哥哥几次,不过一直没说上话呢,大哥哥你是叫培因是吗!我是梅普露!”梅普露似乎是个自来熟,她见到培因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很开心地和培因开始了攀谈。

“恩,你哥哥克罗姆告诉过我你的名字了。”

“这样啊,不管怎么说!很高兴认识你!我可以叫你培因先生吗!”

“可以……”

虽然还是稍微有些无法招架梅普露的热情,但是对于培因而言,这也是个机会。就在他听到了梅普露居然打败了成年野猪的传闻后,他萌生了一个别人看来无比疯狂的想法。

他想要和梅普露来一场比试。在梅普露身上,他的直觉告诉他,或许梅普露将来是个很厉害的家伙。这让他想要和强者比试的内心开始蠢蠢欲动。

因为沉迷于剑术这类事情,培因在这方面,颇为让他的父母头痛。

本来在他还没成为赏金猎人的时候,他的家里就像其他贵族那样开始给他物色未婚妻了。为了让父母放心加答应他去当赏金猎人,培因抱着应付的想法打算遵从他们的安排。

只是,他除了剑术和冒险相关的话题,压根聊不起来其他的。一开始,对方似乎还是很感兴趣地听着他说,在他问及对方对剑术有没有兴趣的时候也表示略懂一二,平时也有和剑术师父学习一些。然而,当他表示希望能切磋一下剑术时并将训练用的剑递给对方时,对方却面露难色,在他的疑惑中,对面还是最终没有能够忍住,丢下剑哭着跑走了。

相亲以失败而告终了。

而后来培因才知道,对方身为那种深闺里的大小姐,对他说的东西反而压根不懂,本来出于父母的嘱咐考虑到家族利益问题她想要应付过去,但是却没想到培因是认真的想要和她比试,再也受不了的她彻底崩溃了。

听话的她生平第一次对父母发了脾气甚至一度以死相逼导致她的父母不得不帮她拒绝了。

本来这件事出于双方家庭也算世交,因此被用其他理由压了下去,再加上培因本身相貌也出众,家里并没有担心太多。然而令培因的父母始料未及的是,培因竟然每次安排相亲都能因为各种意外把女方气走,一些女孩子甚至表示自己宁可老死一辈子也不想和他结婚。

曾经因为相貌而被很多女性憧憬的培因,慢慢地成了“只可远观而不可接触”的存在。才仅仅刚过18岁,就已经没有适龄的女性愿意嫁给他了。当然培因对此并不在意,对他而言,没有牵绊的他,在赏金猎人的道路上反而更放得开手脚了。每次赶上休假回家,也不会有父母的催婚,比起那些家里催着结婚的同行来说,他过的更加洒脱了。

就这样,他年级轻轻就完成了很多高难度的讨伐任务,很快就小有名气了。只不过,和在家乡一样,本来因为相貌而被不少女性冒险者垂青的他很快就因为情商低而“恶名远扬”。因此连他的男性同伴都时不时吐槽他可能要单身一辈子。

当然,他更加不在意了。

于是,在他和梅普露稍微熟络了没多久之后就毫无顾忌的对着小小的梅普露提出有机会想要和她一决高下的时候,大家在略微震惊后,很快就接受了现实。

因为这确实是他能够看干出来的事。

而梅普露则露出了为难的表情:“我现在还不是赏金猎人,哥哥和伊兹姐不许我这样做的……”

对于别人的请求,梅普露不是太擅长拒绝,更何况,她能够感觉到,培因的态度,可以说非常的诚恳。这让梅普露一时间犯了难。

看着培因竟然一本正经地对着小女孩说出来了不得了的话而对方居然还回应了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最终还是店里的其他顾客走到他旁边,小声提醒他梅普露还是个正在上学的未成年孩子。

培因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他向梅普露说道:“抱歉,吓到你了。”

“没……没事……?”

“只是,我确实是认真的,”培因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如果你允许的话,等到你长大以后,并且成为和我一样的赏金猎人的时候,你愿意接受我的挑战吗?”

“诶?!”

“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现在的生活的。这段时间,你先好好完成学业吧。”培因听说过,梅普露是个很喜欢学习成绩也很好的女孩子,平时还会自己去搜罗一些比较高深的书籍进行学习,因此和枫树亭比较熟的赏金猎人们,经常会带来一些文献书籍作为礼物送给她。

对于出身贵族的他而言,虽然他向往力量,但是知识对他而言也是必不可少的,而且,想要增加梅普露答应的几率,在他看来尊重梅普露的想法,更能提高效率。

“好!”听到这里,梅普露放下了心来。

本来她就和哥哥克罗姆说过,等到自己从学校毕业后,也想要和哥哥一样成为赏金猎人。而且对于她而言,培因的挑战宣言,也让她无比新鲜,甚至于,对方竟然还和初次见面的她立下来了约定。

这之后,梅普露也对培因在意了起来。

随着接触的增多,二人的关系渐渐变得亲近了。有时候培因也会带来书送给梅普露,而梅普露也会拜托他在无事的时候训练她的能力。

一开始,梅普露都是乖乖地跟在培因身后,慢慢地,培因发现,梅普露在面对野怪时,开始了主动应战,她自己也在逐渐学习着能够配合她自身天分能力的战斗方式。

而就在这几年的相处中,二人的氛围也开始逐渐发生了变化。每次有任务能够路过枫树亭,不管是否住宿,培因都会给梅普露带来些什么,而梅普露,在特定的日子,也会趴在窗口,不自觉地看向培因日常来的那个方向。

“真想快点长大和培因先生履行约定啊……”梅普露嘟囔着。而在一旁给她准备点心的伊兹,看着她的样子,意识到了什么的她略微身体颤抖了一下。

就在大家都期待着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意外却不期而至。

某天,培因再次来到枫树亭时,发现了氛围似乎不太对劲。

伊兹虽然像往常一样忙碌,脸上招待客人的笑容却变得非常勉强。克罗姆坐在吧台边,也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其他顾客,更是没有了往常那样喧闹的气氛。

他四下张望,发现哪里都没有梅普露的身影。不好的预感在培因心里蔓延开了,当他试图询问情况时,克罗姆的声音传来。

“梅普露她……被她的亲生父母接走了。”
短短的一句话,却让培因一时间头脑混乱起来,尤其是那句“亲生父母”。

“这到底怎么回事……亲生父母?她不是你的妹妹吗?”培因焦急地问到。

克罗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还是开口了:“她并不是我的亲妹妹。”

“?!”

“当年爷爷有事要去附近的集市,遇到了在大街上哭着寻找父母的她。向周围人打听也只知道似乎是被不知哪里来的商户的马车的货仓里带来的,或许是贪玩钻进去但没被发现。而她因为过度的惊吓,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问什么都不知道,唯独隐约记得自己叫‘梅普露’。再后来,她就成了我的妹妹。”。

培因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实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很难相信吧……毕竟这孩子和我一样有防御方面的天赋,大家都以为我们是亲生兄妹呢,”克罗姆苦笑到,“本来她找到了父母应该替她高兴……但是……”

“你们是怎么确定那是她的父母的?”

克罗姆告诉培因,当初爷爷捡到梅普露时,就发现她的衣服内侧似乎缝着什么东西,等她长大了一些,有一次伊兹帮忙带她去洗澡才发现胸口有类似蔷薇形状的胎记。

而那对夫妇竟然将他们并未对外公布的梅普露身上有胎记的事也说了出来。再加上梅普露确实长相和这夫妻二人有着诸多相似之处,梅普露在见到他们的时候,虽然不记得他们却对他们产生了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最终,这对夫妻拿来了一块布,那是一个缺了一角的手绢,而梅普露衣服内侧的缝着的东西正是他们本来为了预防女儿走丢而事先缝在里面的手绢的一角。

在双方沟通后彼此才得知,当初他们一家子出去旅行,因为梅普露相对幼小,所以就在她的衣服内侧缝上了这个,却没想到梅普露走失后受到了精神上的刺激,忘记了一切。他们只记得当初有人看见她走到了一个商人已经开始打包收拾的拉货车附近,看起来大概是因为贪玩钻进了对方的货车里甚至还在里面睡着了,所以才没被及时发现。

最终,梅普露还是被亲生父母带走了。对方千恩万谢要给克罗姆和伊兹报酬,但是被他们拒绝了,他们只希望亲生父母能对梅普露好一些。就在离开的前一晚,梅普露去请求克罗姆和伊兹,希望能替她向“违约”这件事向培因道歉。

在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培因也有些失落地坐在了吧台前。本来梅普露都已经从学校毕业,再过段时间就可以去像他那样申请赏金猎人资格了。况且,不光是因为无法再履行约定,他对于可能再也见不到梅普露这件事,更加地无法接受。

几年来的相处,梅普露已经不知不觉成了他心中非常重要的存在。在梅普露15岁生日那年,拿着他送的礼物开心地转着圈的梅普露的笑容在映入他眼中的一瞬间,他竟莫名其妙觉得心跳有那么几秒加快了速度。

这之后,他又来过这里几次,而梅普露会偶尔会委托一些人往这里送一些简单的信汇报她的情况。在信中,梅普露似乎过的还不错,父母因为对她也非常的好,似乎是想弥补这十多年的歉意。只是因为用的是那种托专人定向传达的,因此他们也不知道梅普露现在去了哪里。

再后来,培因的身影,也从枫树亭消失了。直到这天,他突然再次出现在了这里。

 

想到这里,克罗姆心里也有了不少的问题想问。

“你这次长期休假,肯定不是因为只想在家里陪陪家人吧,毕竟你还是会一年回去住几次的。”

培因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确实是有别的原因。”

“该不会,也是因为家里想让你结婚了吧。”

“果然这个消息不可能完全瞒住啊。”培因感叹到,当初他向协会递交长期休假不接任务的说明时提到了这点,看来怕不是协会的某个人传出去的,不过他也不想追究了。

“那你这次……成功了吗?”伊兹突然问到。

“是的,虽然还只是订婚阶段。”培因非常平静地说出来了令人震撼的事情。

见培因承认了,克罗姆叹了口气:“感觉还是难以置信,不管是你,还是那个孩子。不过,既然已经有了未婚妻,不留在家乡多和她培养一下感情吗……就算是家族的联姻也……”

“关于这个嘛……是因为有理由的。”

 

在培因某天休假回家后,长年的职业生涯,让他即便在安逸的家中也会遵循自己早已形成习惯的生物钟,甚至不需要像其他人那样等着家里的佣人到时间来喊他。就算是在家没什么需要做的,培因也不会赖床而是照常起来进行日常的练剑修行之后,再对今天的事情进行安排。

过了没几天,某天清晨,培因照常早早从睡梦中苏醒,只是起往日一醒来就会马上更衣洗漱的操作,他今天却一反常态的有些不想就这么醒来。

在梦中,他遇到了许久未见的梅普露,只是,还没来得及去和对方打招呼,他就从梦中醒了过来。过了好久,他才苦笑了一下接受了现实。而且他也得赶紧起床收拾一下了。

再过一会儿,他就要随父母一起去参加和他家同为贵族的艾吉斯(aegis 盾牌的拉丁语)家做客。因为正值假期,他也没有理由拒绝,虽然他非常清楚这并不单纯的只是去做客而已。

自己那个一直在替自己终身大事操心的父亲,时隔几年又在开始帮他物色未婚妻了。而对方家竟然也答应了,并且表示如果培因也同意的话会在之后那家女儿的生日宴会上宣布。

本来培因想着拒绝,但是直到前几天,当他在家里闲逛时,却无意中听见佣人在讨论着什么。

“你听说了吗?少爷的新的未婚妻人选的事情。”仆人甲向其他俩人问到。。

“大概听说过,据说是艾吉斯家女儿从小就因为身体不少在乡下的庄园休养直到最近身体好转了才给接回来,有人见过她一次,是个很瘦小的小姐,和同龄人比起来小了很多呢。”仆人乙回答到。

“感觉有点可怜呐……”

“是啊,听着是挺可怜的,不过我听说,艾吉斯小姐并不是什么去乡下养病,而是小时候就被人拐走了,直到前段时间才从很远的地方的乡下被找回来呢。”仆人甲的语气变得神秘兮兮地。

“天啊,要是这样的,那老爷夫人知道吗?”仆人乙惊呼到。

“当然知道,但是这还不是重点,据说是老爷先动了心思的!都准备上门提亲了结果艾吉斯家居然主动找上了门来!虽然听说确实是有生意往来的那种关系吧……老爷不仅不在意还挺高兴呢!

“可就算培因爷常年在外,但少爷他从小也是接受了正规贵族的教育的,那种乡下回来的丫头……虽然还是很可怜没错。”仆人丙讪讪地说道。

“这干嘛,我倒是听说,虽然那丫头从乡下带回来的,但是养着她的那家人好像有送她去上学,不管怎么说你我也上过平民学校不是吗?所以并不是什么文盲甚至文化水平还不低呢。好像艾吉斯家请的教养家庭教师也对外偷偷说过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学习能力挺强的呢,礼仪也很快就到了至少对外会面不丢人的程度。”

“那这样的话还好……不过不管怎么说。毕竟从乡下生活了那么多年……终归还是……”

“对啊,老爷夫人就算再善良也……虽然确实他家大儿子也早就结婚了,等将来儿子继承家主,让哥哥养着一个嫁不出去还有那种经历的妹妹确实也不合适……”

听到这,培因不禁皱了下眉头。他不禁想起来了梅普露。

她也是从小和家里失散,想到如果她在回到自己的家乡后也被人这么议论,他心里更不是滋味。因此,他假装刚走过来,并且不经意地咳嗽了几声,几个仆人看到培因来了,顿时面露慌张之色散开了。

在重新只剩下他一个人之后,培因陷入了沉思。最终,他改变了主意,打算至少接触一下。毕竟对方被人拐走多年已经很苦了,自己也遇到过类似的人,他不能在对方的伤口上撒盐。

这之后,他和父母按照约定来到了他们艾吉斯家。

由于他家的女儿还在上舞蹈课,而大儿子也带着妻子去了娘家做客,因此先由她的父母进行接待。

艾吉斯家的家主和其夫人,在接待他们的时候显得尤为小心翼翼,在提到女儿的事情时更是如此。尽管培因的父母看得出来并不介意那些传闻,反倒还宽慰他们要多多陪伴女儿,然后半开玩笑地提到自己的儿子常年在外以至于有了“野人少爷”的外号这件事。

这才让艾吉斯夫妇脸上稍微露出了安心的神色。

而培因则是露出了尴尬的表情,这个外号说实话虽然他接受了,但确实不是太好听。但是想到这家人的经历,他也就不在乎了。好在艾吉斯先生意识到了他的尴尬,就提议让他先去家里的庄园转转。

这对培因来说求之不得,他真的很不擅长这样的场面。之后,他跟着艾吉斯家的管家离开了客厅。

就在培因跟随老管家闲逛时,突然迎面跑来了一名慌张的女仆。

“怎么了,这么慌张!”老管家询问到。

“小姐她不愿意练跳舞,趁舞蹈老师没注意,从二楼顺着管道爬出去了!现在就在树上不肯下来!”女仆焦急地指责不远处的一棵树,另外一个女仆正在树下焦急地看着上面。

老管家扶着额头无奈地说道:“偏偏是今天……格雷迪斯(gladius 剑的拉丁语)家的少爷可是来了……”

结果,听到这里,培因偷着噗呲笑了一下,在他看来,这家小姐这样的做法,不光不会反感,反倒让他觉得非常可爱。于是,他提出,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试着去劝劝,正好也见见是什么样的女孩子。

“小姐毕竟才回来没多久,让您见笑了……怎敢再烦劳您……”老管家有些惶恐地说道。

“没关系的,我的事情你们也应该听说过了。对于我来说都反而是很平常的事情了。”

然而培因话音刚落,就听见哪边的女仆惊恐地叫声:“小姐你不要乱动啊!很危险的!”

察觉到了要发生什么事情的培因,在老管家和眼前的女仆还没反应过来时,就率先冲了过去快要靠近时,他隐约看见,树杈间,一个穿着小洋裙的少女正在上面摇摇欲坠。

他没有多想,瞬间加快速度。伴随着尖叫声,少女从上面掉了下来,好在培因及时赶到接住了她。不然要是背部着地,恐怕也会摔伤。

然而,当培因看清了被自己接在怀里的少女的样子时,却瞬间愣住了。

那是对他而言再熟悉不过的梅普露的脸。

而此时,少女因为从树上掉下来还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直到老管家和另外一个女仆慌忙跑过来时,她才慌忙回过神来。

“谢……谢谢你救了……诶?!培因先生?”熟悉的声音传进培因的耳中,将他从震惊中唤醒了。

当对方喊出来他的名字时,他终于确定了眼前的少女就是他认为再也见不到面的梅普露。他露出了又惊又喜地表情,赶忙回答到:“是我!梅普露!”

“培因先生怎么会在这里!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我好想你们……想念哥哥和伊兹姐以及村庄里的大家……还有培因先生,”听到培因确认的回答,梅普露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对不起!我没有履行约定!”

“没事的……没事的,起码我们见到面了不是吗?”

面对这样的场景,在场的其他人一下子愣住了,在他们看来,自家小姐和培因应该是头一次见,但是却用非常亲密的口吻直接喊了对方的名字。处理不过来过量信息的他们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

“那个,培因先生!你听我说!我找到了爸爸妈妈,他们对我很好,这段时间过的也很快乐,吃到了不少以前没吃到的好东西……只是,家里说要给我找未婚夫,虽然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我的将来着想,”梅普露似乎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抓着培因的衣角开始喋喋不休,“可是……贵族家的生日会什么的……是要跳舞对吧……”

“你不喜欢跳舞吗,梅普露。”

“倒也不是……只是我到现在为止,还不怎么会跳……”说道这里,梅普露的呆毛都因为沮丧而垂了下来。

看到这个样子的梅普露,培因伸出一只手,在她的头上摸了摸,然后,对着梅普露笑着说道:“没关系的,梅普露,我也不会跳。”

“诶!这样吗!”

“所以你不必担心,这之后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亲自陪你一起练的。而且,过去的约定,也不会让你违背的。”

“太好了……就是又要麻烦培因先生……”梅普露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但是下一秒,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看向培因。

知道梅普露在想什么的培因,露出了温柔的表情:“梅普露,你家里为你找到的婚约者,就是我。”

 

当培因不慌不忙地把自己回去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知克罗姆和伊兹时,二人早已呆立在原地。

“哥哥!伊兹姐!”熟悉的声音冷不丁响了起来。

克罗姆和伊兹这才从恍惚中惊醒过来,梅普露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楼梯口,而她身上穿着的衣服竟然就是刚才与培因同行的同伴所穿。

二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克罗姆喃喃地说道:“我没有……喝多吧?”

“没有哦!这不是梦哦!哥哥,伊兹姐!我回来啦!”梅普露一边笑着一边留下了眼泪。

过了好半天他们才慌忙站起来,双双跑到梅普露身边,然后三个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过了好半天,克罗姆和伊兹才终于松开了手。四个人坐在一起,开始聊起来了这段时间的事情,对于这个意外的重逢,所有人都觉得,这简直是就像命运对他们开了一个善意的玩笑一般,同时也感叹着培因和梅普露的缘分。

“今后我会经常和培因先生来看你们的!”梅普露开心的说着。

“那你的家人那边……”伊兹问道。

“没关系的!他们已经同意了!当然这次是借着出来亲自挑选结婚的戒指就顺道来看看你们了!本来想要结婚前后再告诉你们,不过我有些等不及了呢嘿嘿。”

“那可太好了,不过,说起来,培因你小子,刚才说还要履行约定,还没放弃想和梅普露一决高下的事情吗?!”克罗姆问道。

“其实……怎么说呢,已经打过一次了……就在带着梅普露拿到了资格证后不久……”

“啊?你们还真打了?”克罗姆一脸的无奈,“那结果呢……”

“我可以不说吗……”

听到培因的回答,克罗姆和伊兹先是疑惑了一下,随机意识到了什么,没忍住一起笑了出来。

寂落了许久的枫树亭,久违地再次传出了热闹的欢笑声。

 

【本篇完】


评论(7)

热度(1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